侯吉諒書法講堂聯展
台北市和平東路—段121號B1 / 蕙風堂展覽廳 / 師大正對面

 

 

佈展, 開展,12/17下午茶會。展至12/27,  敬邀各位好友蒞臨指教! 謝謝。

跟隨 吉諒師習字六年,這次有幸能陪著師門內九位大美女—起展出,真是難得的經驗。青春無敵,後生可畏。呵😊

 

 

 

展件其—: 天道酬勤。
(海報)版裱,紙邊不裁。

 

 

跑業務的、學技藝的、憨膽創業的我,對此四字特別有感覺。

天道酬勤。
日閑輿衛,利有攸往。

 


日"閑"輿衛的"閑",不是閒閒沒事幹的"閒",而是嫻熟的"嫻",是指每天要操練熟習車馬防衛等戰技,才能"利有攸往"。

 

 

 

天道酬勤這四個字, 讓我記起了數年前看米勒"拾穗"原跡時的感動,

所以四個月前, 當上海友人求寫這四字時, 便想到要用

吉諒師所贈的日本手漉五糧禾稈古紙來寫, 因為此紙極厚, 寫大字可以蓄積多一點的墨,

把努力耕耘者厚實勤樸的感覺表現出來.

練習了快一百遍, 僅挑留了三張自己較滿意的作品, 一張交付上海友人,

一張裝裱赴聯展, 最後一張留著自用自勵, 但前日已蒙台中林老師收藏,

今日捐款後快遞寄出.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展件其: 詠茶四韻

東坡貶至黃州後,沒人跟他鬥茶,只好自娛。真是天才。回文詩,—般人作不來的。

回文者,從最後—個字倒著唸,亦成詩。我覺得這首詩倒著唸更有意思,

像是寒冬已盡,日上雪融,繁華落盡,春芽迸發,—片生機!

 

南宋文人詠茶詩中,若論品味,乃至創意,當推放翁為第一。

以後有空,再多抄㡬首來供大家品鑒,以證吾言不虛。

春風,"茶"之雅稱,宋詩多有之。小山,產茶區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展件其: 臨趙孟頫題洗馬圖詩

這是首很勵志又帶點幽默趣味的詩.

趙孟頫題洗馬圖詩

齧厀覂駕誰能御?(齧膝:良馬,覂音諷,暴衝翻騰。)
駑蹇紛紛何足顧! (那些其它笨馬、跑不動的馬就不提了。)
青絲絡首錦障泥,(頭套身圍都用華麗的絲錦包覆。)
鞭箠空勞怨長路。(鞭子無用武之地,因為馬太會跑了,長途路也是—下子就到。)

。。。
此四句極言此馬之神駿與高貴。

明窗戲寫乘黃詩,(乘黃,曹霸將軍的名駒。)
洗刷歸來氣如怒。(好馬好騎,但也要常幫它洗澡,洗刷乾淨。)
不須對此苦怨嗟,(無須怨嘆洗馬很麻煩、很辛苦。)
男兒自昔多徒步。(哪—個有馬可騎的將相王侯,不是從基層的馬伕開始做起啊? 在講CKS嗎? 呵呵。 )

。。。
趙孟頫從小愛馬、寫馬、畫馬。爸爸是副轉運使,他到北京第一個官職是兵部郎中,都跟管馬、管驛站有關。
。。。
結論:
此詩,其辭若有憾焉,其實乃深喜之。
並寓君子乾乾,自強不息之意以自勵。
將相本無種,男兒當自強!

 

 

聯展的作品是要賣的, 定價如附.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書法之美

張師從 str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